搜 索
  0717-6050967
您当前的位置:
首 页--> 详情
周老师教学随笔:开学第一课为什么要讲“语境”



       从教语文21年了,有一个问题一直困扰我,为什么每次大考之后,作为母语学科的语文,反不如其他学科分数那么好看,语文能上110甚至100分都似乎成了很多孩子的奢望。是语文老师教得不好?还是孩子们不会学语文?语文学科究竟是一门怎样的学科?究竟要怎样学?


       近年来通过大量阅读和思考,慢慢有了些领悟,做一点反思与整理,以更好地前行。



一、什么是语境?


      顾名思义,语境就是言语环境。关于“言语”二字,东汉许慎的《说文解字》如下解释:“直言曰言,論難曰語”。《康熙字典》解释补充为:“直言曰言,謂一人自言;答難曰語,謂二人相對”;“言,自言己事也;語,爲人論說也”。


       什么叫“直言曰言”?直言就是打心窝子底直接冒出来的不加任何修饰热气腾腾的话,是最真实的话,这个话是自己个人的事情。


        什么叫“论难曰语”?“论难”就是辩论诘难。这个说话不再是自己一个人自说自话,而是有了他者,有了另一个言说对象,这便构成了一个最微小最基本的言语环境。但在这个对话中,会因为要展开辩论而特别强调 “我认为”“我觉得”“我反对”“我的观点”等“我”的立场,也就是言字旁边的那个“吾”!


        那么这个“我”是谁呢?


        “我”就是“我”,天地间最最普通最最平凡却独一无二的“我”,无法被复制和粘贴,生而唯一!


        独特的父母组建了独特的家庭,受着独属于自己的家庭环境影响而慢慢长大,经历着独属于自己的大大小小的生活事件,有着独属于自己的心情、体验、感觉、认知,形成着独属于自己的个性、性格、思想、态度、价值观念……


          也就是说,每个人天生都携带了一个独属于自己的内心世界,当这个内心世界一旦与外部世界形成言语交流的时候,便自然各自携带了独属于自己的言语环境,即带有明显的“我”的立场的“言语环境”。


        但这个交流是双向的,还有一个同样独特的“我”站在这个独特的“我”的对面,与之对话。于是,交流的过程,便成为两个各自携带独特语境的人要去与对方的语境相互碰撞、摩擦、契合、交融,从而在某个局部或者在某个程度上获得共通的认识,交流才真正得以产生。


二、阅读的发生


        所以如果单从书面阅读角度而言,其实质,就是作为读者的“我的语境”与作者的“我的语境”相互碰撞交流、相互契合融通的过程。作者是一个个带有独特家庭环境基因、个人成长境遇、社会时代烙印的独一无二的言说者,而读者同样如此,所以,阅读的发生,其实就是一个读者以自己独特内心去感受、体会、揣摩、领悟作者独特之心的过程,即“以心契心”,通常所说的“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莱特”即是如此。


        所以,《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11 年版)》说“阅读是学生的个性化行为”,要求孩子们“对课文的内容和表达有自己的心得,能提出自己的看法”,“欣赏文学作品,有自己的情感体验”;让老师们“要珍视学生独特的感受、体验和理解”等等也是这个道理。


三、阅读理解的关键


        从实际的阅读过程来讲,学生要面对的语境一般分为三个层次,即看得见的“文本语境(即上下文)”和看不见的“作者语境(作者的年龄、性别、身份、生活阅历、个性、教养、心态、写作目的)”及其“社会语境(作者所处社会的文化习俗与社会规范)”。举两个例子:


        一、请你解释下面四句话中“好”字的含义。

        ⑴ 教练说:这真是好球!

        ⑵ 顾客说:这真是好球!

        ⑶ 宝宝说:这真是好球!

        ⑷妈妈说:这真是好球!


        很显然,决定那个“好”字含义最主要的是文本语境,文本告诉你第一个是“教练”说的“好”,那肯定是“技术好”,第二个是“顾客”说的“好”,那应该是“质量好”,第三个是“宝宝”说的“好”应该是“好玩儿”,最后是“妈妈”说的好,那可能是“有用、耐用”,所以文本上下文决定了词语内涵。


        二、某老外苦学汉语十年,到中国参加汉语考试,试题如下: 请解释下文中每个“意思”的意思。

        阿呆给领导送红包时,两人的对话颇有意思。(    

        领导:“你这是什么意思?”    

        阿呆:“没什么意思,意思意思。”         

        领导:“你这就不够意思了。”    

        阿呆:“小意思,小意思。”     

        领导:“你这人真有意思。”(    )

        阿呆:“其实也没有别的意思。”    

        领导:“那我就不好意思了。    

        阿呆:“是我不好意思。”    

        老外泪流满面,交白卷回国了。


        上面每个“意思”的意思,我们大概一看都会明白,可是为什么老外看不懂?是他们不认识那些字?很显然主要是因为他缺乏相应的中国味儿的人际交往文化背景,也就是我们说的社会语境。在这里社会语境制约了词语理解的准确性。


        由此可见,阅读之难,难在语境的匹配程度。如果孩子们阅读的文章或某部作品,其内容是他所经验过见识过的,或者说作者的言说方式是他的语言储备库也曾有过的熟悉的言语图式,或者说那个作者的生平背景是他有所知悉的,那么,他的阅读就相对会比较容易些。否则,就会出现只认识那些字但对文本内涵不明就里的现象。


四、阅读考试之所以难


        很多家长迷惑,我家孩子很喜欢读书,也读了很多书,可为什么语文还是考不好。这里家长需要明白的是:阅读并不等同于阅读考试。


        阅读考试之所以难,难在学生不明白考场上的他要面对的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语境群。


        首先要面对陌生而多维的文本语境。

        这个“陌生”有两种情况:一是文章“取材课外”,孩子们没见过,这就意味着所有学生丧失平时语文考试熟悉篇目的优越感,更能检测孩子们真实的阅读理解能力;二是文章的言语方式相对陌生。孩子们考场上最怕的是文言文或者最后那一篇被认为“不知在说什么”的文化类散文,因为那些文章的言说方式及内容是他们不太熟悉的。

        “多维”的意思是,作为母语学科的语文能力考查,以语言为核心,内容考查指向语言文字、语言文章、语言文学、语言文化等多维度,能力考查语言识记、语言感知、语言理解、语言评析、语言运用等多层级,其广度与深度是其他学科难以企及的。如果英语学科要考现场书写600字的作文,或者让学生默写大量英美经典名言,或者考察西方文学文化的内容,分数应该也不会太乐观。毕竟是第二语言,考查标高是不一样的。(当然这并不是说语文分数不高是正常的,而是说要探寻究竟该如何学习语文才能获得真正好的能力与素养,成绩只是一个很自然的副产品。)


        其次要面对可能陌生的作者语境。考试选文一般立足经典,文质兼美。但此等文章背后往往站着一个相对遥远陌生的作者。虽然课堂上老师用各种办法拉近过作者与他们的距离,无奈时空阻隔,孩子们还是会觉得面目模糊。这对深度理解、准确把握文本内涵会造成一定的影响。


        其三要面对可能陌生的社会语境。文质兼美的经典之作,往往其诞生的社会与时代并不在当下,和孩子们的生活背景大有不同。孩子们缺乏相应的生活体验也是影响他们理解文本的重要因素。比如2017年中考题中有一道“菊花饼的制法为:‘黄甘菊去蒂,捣去汁,白糖和匀,印饼。’请问最后一道工序的‘印饼’是什么意思?”,这道题要求学生既要有结合文本语境理解“印”和“饼”的意思,又要有调动生活经验比如看别人做月饼、或者自己玩橡皮泥时用固定模具按压印制出花纹经验来猜读词语内涵的能力。


        其四要面对完全陌生的命题语境。这是孩子们最不了解的一面。自由阅读与阅读考试是两码事。自由阅读时没有人会要求你一定要这样或那样去想问题,你只要自得其乐就好;但是,阅读考试却是一个非常特殊的言语情境。孩子们既要弄懂文本写了什么想表达什么怎样表达,还要弄懂命题者(课程标准)要考什么为什么考考到什么程度,某些本质性的规律性的东西学生如果不清楚,也将无谓地丢分。


        其五要面对相对特殊的考场语境。考试放在平时就是诊断评价,利于改进提升。但是如果是中考高考,便带有鲜明的选拔功能,竞争是激烈而无声的。在这种特殊情境下,孩子们书写的美观、思维的清晰严密、表达的规范与精准等都会成为特定语境(比如阅卷情境)下的特定要求,孩子们只有在平时就明白这些要求并持之以恒地训练提升,考试时才能真正展现自己的才华和素养。


五、孩子们的现状


        通过整理近些年学生中考答题丢分情况,我发现影响学生成绩最为至关重要的因素就是两个:一是没有语境意识,二是缺乏语境积累。


没有语境意识。


        具体表现为不知道借助文本语境即上下文读懂文本或答题,答案就在文中但学生找不到,即使找到了也不知如何筛选、提炼整合信息然后准确规范地表述,缺乏这方面的思维方法或者能力;也不知道借助相关的作者语境、社会语境、命题语境、考场语境等来指导自己深入准确地回答问题。


        举个例子:

        下边文段中加点的三个词语,分别指代哪三项传统文体活动?(2分)(2017年宜昌语文中考题)

         “空山无人,水流花开”二句,极( A )琴心之妙境;“胜固欣然,败亦可喜”二句,极( B )手谈之妙境;“帆随湘转,望衡九面”二句,极( C )泛舟之妙境。

          A.琴心(       )B.手谈 (       )  C.泛舟 (    )

        这道题当时难住了很多学生,考后很多抱怨题出得太偏了,“手谈”这项活动好像根本没听说过;很多家长也为此忧心,说语文这么博大精深这么漫无边际的考,孩子们怎么吃得消?

        之所以有这种误解,是因为学生和家长不了解命题语境。

        语文命题绝对不是漫无边际,而是时时刻刻都必须紧扣“语言能力”这个核心,不管是哪个维度哪个层面的问题设置都是围绕这个核心,即便是考文化、文学常识,也一定会先有一个语境提供给学生,这个语境要么是文本本身,要么是你曾经课内学过接触过的;即便课内没接触过,也一定是生活里耳熟能详的。所以,学生和家长没有必要无谓地担心。


        其实这个题的答案就在文本中。文本的上文告诉你这项活动是讲胜负的,“胜固欣然,败亦可喜”,而且这种感觉很美妙“妙境”,又以“手”为媒介进行交谈即“手谈”,综合起来意会一下,便不难得出答案是下棋或者下围棋。当时课上经我这么一讲,有几个试听的家长才恍然大悟觉得这题出得真有意思,原来语文考试是这样的,看来平时误解太多了!


缺乏语境积累。


        这就是大家经常懵懂认为学语文要多读书多积累的原因。其实多阅读、深阅读、多体验生活、多写日记或随笔,都是在直接或间接丰富孩子们的语境积累。


       多阅读——各种文本、各类作者、各种社会语境就会见多识广,什么样的文本都不惧。


        深阅读——可以提升对语言文字表达艺术的敏锐度,更能深层次领会言语内容与言语形式之间的本质关联,从而明白写作的本质在于表达真我。 “语文之路,文心开悟”,只有对什么是语文、什么是阅读、什么是作文真正开悟了,学生才会知道平时自己写作文究竟在干什么,为什么要写自己的生活,为什么要用修辞手法,为什么要讲究布局谋篇等等。


        多体验、多练笔——可以丰富孩子们的社会语境,把语文学习的触角伸展到各个角落,同时也把自己的生命痕迹留作纪念,在自由随性地写作中积累经验、积累见识、积累思想、收获心灵乐趣同时,提升语文素养……


六、基于语境意识的课程


        1、为什么要用整本经典名著作为载体?

        (1)为学生提供丰富的语境。新颁布的《高中语文课程标准》鲜明提出“整本书阅读与研讨”的内容、目标与教学提示;而初中部编教材也将整本书阅读纳入课程建设的重要部分。为什么会有这种变化呢?从语境意识的角度来理解,整本经典名著就是一个大语境,文本语境、作者语境、社会语境无所不有,无论是故事情节、篇章结构、艺术手法还是语言风格,都是一个本质相关的完整的文本语境系统。在这个深广的语境系统中,学生才有机会真正在语言文字中摸爬滚打,操练方法、开悟心智,更有益于帮助学生理解阅读与写作的本质,从根本上提升语文能力。


        (2)让阅读活动变得有意义感。学生平时大量做题时进行的阅读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阅读,这种阅读学生第一关注的是如何答题如何快点做完,心理动机聚焦在看得见的功利目的,而对作品本身的意蕴是来不及细细体会的,所以做得多了,也就感到疲乏而无意义。而深度阅读整本的经典名作,就是用其人文精神关照和滋养孩子们的心灵世界,让他们在阅读中一边陶冶情操领悟意义塑造自我,一面感受语言艺术的魅力,并学以致用内化迁移。


        2、教材的选择有怎样的讲究?

        不是每部名著都适合做教材。

        一是遵照学生身心发展规律与认知特点,契合心灵成长、有层级有梯度。小升初衔接班选择《小王子》,旨在唤醒学生沉睡的自我认知,对“我”的“独一无二”有深刻领悟(当然还有很多相关因素比如领会什么是爱、什么是友情、什么是责任、什么是美、什么是幸福、什么是意义等),这是写作表达自我的前提,没有自我的生命觉醒,就不可能明白写作的本质,也写不出真正的好文章。选择叶圣陶老先生的《文心》,旨在引导学生真正领会“文心”二字的内涵,为文之用心,素材、结构、手法、语言等因素无一不与我们要表达的“心”本质相关,这也是关于作文的启蒙。选择《老人与海》,就是以《小王子》为基础,进一步引导学生了解生而为人的独特以及如何面对自我超越自我,这是青春期孩子特别需要的心理营养与精神之光。后面将会选择国内外其他丰富多元的经典作品,帮助学生领悟方法、积累经验、涵养智慧,丰富心灵。

         二是具有独特的教学价值,须是语言学习的精粹范本。深度阅读的过程须是“以心契心”“以文解文”的深耕细作的过程,所选作品的语言必须经得起百般咀嚼,且能直接作为阅读与写作范本,服务于孩子们的阅读与写作实践。比如《小王子》独特多变的叙事视角、丰富精妙的叙事结构及语言的哲理意味让学生叹服不已,《老人与海》看似平淡却极富张力、内蕴深厚的语言及丰富多样的隐喻、象征,能直接转化为教学资源,提升学生作文的语言功力及表达形式。


        对于文言文本的选择,依然是遵照这两条标准。《文言幽默小品赏读》是历代幽默故事,对于望“文”生畏的七年级孩子,能极大激发阅读兴趣,这个阶段并不强求深读精读,只是借此大量阅读训练提升语感;再往上走选择寓言小品、山水游记及历史文化类作品开始深度阅读的引导和训练。旨在循序渐进地为孩子们创设丰富多样的大语境,用文言本身的表达方式学习文言文,令其爱上文言,爱上祖国文化。


        3、课程设计如何关照学校课程?

        开发这个课程的初衷就是定位为学校课程的补充。所以,一方面贯穿我自己二十多年对阅读与写作教学的思考,践行我所认为的理想的语文教学理念;另一方面,又会兼顾学校课程实际,同步融入学校课程核心知识与能力要求,以及学生语文考试的实际需要,教思维、教方法、育文心,力求让理想照进现实,让现实辉映理想。我还特别希望建立一套从小学到高中的经典名著深度阅读课程体系,让孩子们十二年的语文学习能够与经典为伴,书香润心。这是我的梦,也是我们故得所有语文同仁的梦,我们会为此努力不止!

Copyright © 2017 http://goodxj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24小时咨询热线:0717-6050967    备案号:鄂ICP备1702060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