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索
  0717-6050967
您当前的位置:
首 页--> 详情
《那一段令人怀念的时光》—六年级 江心雅

故得新教育“文心杯”作文大赛获奖作品


三千繁华东流水,一梦长安终成灰,我推开一扇叫岁月的门,门里依稀有旧梦的痕迹:一位戴着老花镜的老头儿正捧着一本书若有所思地看着。就是他如同一盏明灯,照亮了我的童年,也照亮了我前进的方向,他,就是我的爷爷。

我的爷爷是个快乐的人,也是我求学路上的引路人。妈妈告诉我,在我牙牙学语时,爷爷就从书架上取下一本本我看不懂的书,戴上他的老花镜,用手指颤颤巍巍地指着书上的小篆,耐心细致地教着我认识了上千个汉字。每当我有口无心地跟着装腔作调时,他总是刮一下我的鼻子,再耐心地给予纠正。我在他的陪伴下慢慢长大,也会问他一些问题:“爷爷,你不是说你很快乐吗?可我见你整天看书写字,哪有快乐呀?”爷爷一听立马乐了:“你这丫头,你说学习不快乐,还有什么事能更快乐?告诉你呀,只有收获了就才能感受到快乐,精神上的富裕是什么都比不上的。”我默默地记下了爷爷说的话,也跟着爷爷学得更带劲儿了。

有爷爷陪伴的日子是我我最怀念的时光。

爷爷年过半百,但童心未泯。奶奶给我买一个巴掌大的像素游戏机,我玩得正起劲,一不留神游戏机就被爷爷就一把夺过去,我急了,连忙扑过去想抢回来,怎奈身高悬殊太大,怎么努力都无济于事。只听见奶奶在一旁调侃着:“啧、啧、啧,都多大岁数了?还跟小孩子抢玩具!”爷爷呢?一脸得意地望着我们笑。更可气的是,他竟然不会玩游戏机,他抢到手之后翻来覆去地瞧着,也没瞧出个名堂来,便不知所措地紧握着游戏机,一脸尴尬地看着我,我故作傲娇,跑了出去。我心里盘算着:爷爷一定会过来求我,教他怎么玩的。果不其然,他那拖鞋踩在地板上的“吧嗒”声一步步地向我逼近:“来,快教教我该怎么玩儿。”“不会!”我转过头继续装傲慢,爷爷一脸不甘,再次鼓捣一番后,终究还是向我低了头:“好孙女,求求你快点儿教教我呗,我等会儿一定给你买个更好玩的。”爷爷一脸讨好。我又一次败给了玩具,不一会儿爷爷便娴熟地玩了起来,他边玩边乐呵呵地笑着,高兴得像极了我玩游戏时的样子。

爷爷的生活几乎离不开眼镜。他之所以能看书,那都是老花眼镜的加持。他总担心,怕视力太差教不了我学习,就天天吃那难吃的鱼肝油,天天坐那无聊的眼保健操,这个顽固的老头,有时做着做着,便打起了瞌睡,那从喉咙里发出呼噜声,真让人无法接受。他那副银色的方框老花镜总是擦拭得干净透亮,一条锈迹斑驳的链子从镜框连到镜架,每次他看完书或教完我学习后就在那里反复擦拭着,再包裹好小心地放进盒子里。调皮,稚气的我,总是喜欢在他入睡后,偷偷摸摸地潜入到他的房间,悄无声息地从盒子里取出眼镜,踮起脚尖,神不知鬼不觉地跑出去,好像这件事从未发生过。当爷爷再次需要用眼镜的时候,他又总会故作惊讶:“咦?我的眼镜呢?我明明放得好好的呀。”说完,便一脸严肃地望着我,我笑而不语,一溜烟儿地跑开,惹得爷爷在身后一阵长吁短叹。我偷笑着,可当我再次转身时,却见眼镜又稳稳地架在了他的鼻梁上。

在我的记忆中,陪伴我的不仅有他的眼镜和书本,还有他那宽厚的脊背,他总是在我不想走路时将我驮起,总是在我遇到难题时跟我说:“来。趴我背上我来教你!”

我关上一扇叫岁月的门,门里深深地刻着旧梦的痕迹,而刻下这一抹泡影,正是他——我的爷爷,离开了我又仿佛仍陪伴在我身边的那个可亲可敬的人。

有爷爷陪伴的时光真令人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