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索
  0717-6050967
您当前的位置:
首 页--> 详情
整本书阅读教学笔记(四):教学生寻找经典文本的“缝隙”


引入:坚果与经典

        也是突发灵感,发现自己爱吃的夏威夷坚果与经典文学作品之间极其相似:夏威夷果吃起来脆脆的、香香的,质细腻滑,有营养,但要吃到它,须有一把钥匙,对准那条被刻意凿开的细缝,用劲儿一扭,才破开那层厚壳,得出一枚珠玉般圆润的小白果儿。


        经典作品,对于孩子们而言,也是带着“厚壳”的:首先是那些大家们所处的时代、社会及文化背景他们了解甚少;其次是作者基于怎样的生活经历、心绪情怀、价值观念等初衷创作作品,他们无从知晓;再次是他们对于写了什么和为什么要这样的必然关联更是迷糊不清……


        此外,经典作品和夏威夷果一样,也有很多作者刻意凿开的“文本缝隙”,这些“缝隙”是作者为了更好地表情达意精心设计的文字密码,如果孩子们能有捕捉这些“文本缝隙”的敏锐,将直接提升其对语言文字的理解能力。

但现实情况如何呢?


        在前面的课堂上,我已经将深度阅读那把最重要的“钥匙”交给了学生,那就是“以心契心,质疑问难”。但当我问及提问数量时,十几页的内容每个班仅有一两个同学能提出十个以上的问题,大部分只在三五个。和最初不能提问,这是进步,但我认为很不够。在巡视中发现,很多孩子的阅读依然停留在文字表层,对其中很明显一些讲究,他们毫无知觉。这种情形,在他们平时学习课文及考试练习中也大量存在,表现为读不懂、读不深、答不到点。换一句话说,如果真要提升他们的理解力,首先则要想方设法提升他们对语言文字的敏感度。

 

引导:钥匙与缝隙

        文本真有“缝隙”吗?运用提问这把“钥匙”就能打开这些“缝隙”?

        为了让孩子们有真切的体验,我先给每人发一枚夏威夷坚果。

        我说我请客,你们好好品尝。他们有的有点懵,狐疑的眼神只追着我笑,老师这葫芦里卖的啥药?有的不管那么多,拿着坚果使劲往地上砸想把它砸开,教室里开始闹腾。有的赶紧寻找能用的工具,钥匙啊、铁尺子啊、易拉罐提子啊,也有真撬开的,就笑嘻嘻抛到口里,吃上了,一个劲说好吃好吃,“老师再来一颗”……


        等他们体验到坚果的壳好厚,体验到壳难开,体验到急切地想要一把钥匙,体验到即使拿着钥匙好像也打不开的感觉,体验到吃到后的爽口开心,体验到老师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们闹腾的表情……然后,我说,孩子们,说说吧,你们猜我想说什么?


        然后,他们就八九不离十地说出了不少我想说出的话。我说是的,经典如坚果,好吃又有营养,可是为什么我们总有点望而生畏呢?是那层厚厚的壳把我们给挡住了。那层壳是什么?我就从语境的角度给他们层层分析,他们若有所悟。再然后,我说你们是不是特别想要一把能打开它的钥匙,他们使劲点头。我说钥匙我早就给你们了呀,就是那把叫作“以心契心、质疑问难”的钥匙。可是为什么同一本书能提出很多问题的仍然只有少数呢?他们被问住了。我说,你们再想想,钥匙要怎样才能把坚果打开?他们说要对准那条缝一扭。我说,对啊,阅读经典也是一样,你会发现高明的作者总是会刻意在文本中给读者留下一些“缝隙”,那些缝隙是作家精心经营的结果。


        什么是文本?


         “文本”这个词源于英文(text),指正文、原文,广义是指“任何由书写所固定下来的任何话语”(利科尔)。探其词源,它源于拉丁文(texere),本义表示编织的东西,即用语言文字编织、建构起来的东西。顺势可以推演,经典文本则是作者运用语言符号精心编织的经历了时空检验的语言艺术精华作品。既然是“精心编织”,用金圣叹先生的话说便是经过“若干年布想,若干年储材,又复若干年经营点窜,而后得脱于稿”的匠心之作,其中确实有“趁水生波处,翻空出奇处,不得不补处,不得不省处,顺添在后处,倒插在前处,无数方法,无数筋节”。


       把孩子们挡在文本意旨之外的,恰恰往往就是作者采用的各种独具匠心的言语形式或者技巧,这本身就是孩子们最需要去识破去剥开的壳儿。如果不明白这一点,就很容易对这些精心的讲究“茫然不知”而“往往将书容易混帐过去”,这也正是孩子们囫囵吐枣看了很多书但语感并不见特别提升的原因之一。


        怎样才能引起孩子们对经典文本的重视,又不对经典文本盲目跪拜进而增强语感敏锐度呢?这就需要老师引导发现“文本缝隙”。


        “文本缝隙”藏在哪里?


        复旦大学陈思和教授说:“通过作家的遗漏和疏忽,慢慢读出很多我们从字面上读不出的东西。”这里陈教授说的“作家的遗漏和疏忽”被称之为“文本缝隙”,他还说,“我们在阅读文学作品的时候要学会寻找缝隙”,文本缝隙里“隐藏了大量的密码,帮助你完善这个故事”。


        其实但凡真正的经典作品,一般意义上的“遗漏和疏忽”并不太存在。如果有,那也是如夏威夷坚果的缝隙,并非天然,而是为品尝到美味而被刻意开凿;为了能让读者读出作品真味,作者刻意用一些特别的言语方式为文本留有一些“缝隙”,这个倒比比皆是。


        举个例子:“大约孔乙己的确死了”,这是个经典的“病句”,前后严重矛盾!但是,正是这个鲜明的“矛盾”,却构成了真实而犀利的艺术真实。“大约”,因为没有人真正关心孔乙己,他的死活有谁能确切的说清;“的确”,正因为没有人真正关心孔乙已,在特定社会、特定时代、特定人生境遇中的孔乙己之死成为必然,这正是作品意旨及作者匠心之所在。


        于是,顺着陈教授关于“文本缝隙”的说法,试图将“文本缝隙”的说法做一点调整和扩大,我认为,凡是文本在措辞、情节、结构、形式、情感和思想等方面有意强化突出、或不能自洽的矛盾处和反常处都可称为“文本缝隙”。


        如果我们有意识引导孩子们去寻找经典文本中“缝隙”,提出疑惑并往深处追索,那么,是不是就可以帮助他们深入领会作者的“言外之意”、从而实现从“读不懂”到“读得懂”再到“懂得读”的跨越呢?


      如何发现“文本缝隙”?


      我先是举了一些孩子们熟悉的例句,请他们提问:

        1、“它觑准了什么东西,”老人说出声来,“它不光是在找。”(《老人与海》)

      (学生提问: 1、“觑”表示偷看、窥视,这里为什么要用这个动词写军舰鸟的动作,可以换成别的词吗?  2、它不光是在找,那它还在干什么?)


        2、那一天,韩麦尔先生发给我们新的字帖,帖上都是美丽的圆体字:“法兰西”“阿尔萨斯”“法兰西”“阿尔萨斯”。这些字帖挂在我们课桌的铁杆上,就好像许多面小国旗在教室里飘扬。(《最后一课》)

     (学生提问:为什么要用“许多面小国旗”比喻“字帖”?)


        3、鲁迅先生从下午两三点钟起就陪客人,陪到五点钟,陪到六点钟,客人若在家吃饭,吃过饭又必要在一起喝茶,或者刚刚喝完茶走了,或者还没走就又来了客人,于是又陪下去,陪到八点钟,十点钟,常常陪到十二点钟.从下午两三点钟起,陪到夜里十二点,这么长的时间,鲁迅先生都是坐在藤躺椅上,不断地吸着烟。(《回忆鲁迅先生》)

     (学生提问:为什么要反复出现时间词“五点钟” “六点钟” “八点钟”、“十点钟”、“十二点”,这不显得啰嗦吗?)


        4、大约孔乙己的确死了。(《孔乙己》)

     (学生提问:“大约”与“的确”很矛盾?)


        5、那我得送他些比鱼肚子肉更有意思的东西才行。(《老人与海》)

     (学生提问:比鱼肚子上的肉更有意思的东西是什么?)


        6、“在这个花岗石的地球上,你这么弱小,我很可怜你。如果你非常怀念你的星球,那时我可以帮助你。我可以……” (《小王子》)

     (学生提问:为什么用“花岗石”形容地球,感觉这个搭配好奇怪?省略号省略了什么)


        7、有三样东西跟我是亲兄弟:这条鱼和我的两只手。(《老人与海》)

     (学生提问:貌似读不懂,为什么说这条鱼和两只手就是他的亲兄弟?而且,两只手还各算一个兄弟,两只手还不一样吗? )


……


        针对这些问题,要么引导他们结合相关文本自己理解得出答案,要么给予详细的讲解和强调,从而最终得出在文本哪些地方可以有意停留提出问题,并整理出这样一些可被视作“文本缝隙”的标志:不懂处、炼字处、修辞处(比喻、拟人、夸张、反复、对比等)、矛盾处、留白处、省略处、插叙处、反常处、哲理处、 转换处(时空转换、人称转换、视角转换)……


        如此一来,孩子们就由之前不知道问题藏在哪里,到现在有据可循能快速捕捉提问点;由之前模模糊糊地感觉提问,变成了有意识有方向地探索提问,这将极大帮助他们提升语言文字敏锐度,为后面快速提升阅读理解力打下良好基础。


引发:内核与滋味

        带着这样的领会,孩子们开始了新一节内容的阅读。在此巡视过程中,发现很多孩子书上勾画的杠杠、打的问号开始多起来,有的甚至一面内容就能写出好几个问题。半小时以后,我了解情况,半数同学能提出十五至二十个左右的问题,少数同学在十个以下,但和他们自己最初相比,也是很有进步的。还是列举出孩子们提的一些问题:


        1、我发现这一部分老人对待大鱼的态度十分矛盾,比如:P32“我喜欢你,佩服你。可是不等今儿天黑,我就要你的命喽”,P36“它是我的兄弟啊。不过我得打死他……”,P40“不过我要叫它送命,甭管它多雄壮多气派”,P46“我从来没见过、没听说过这么了不起的鱼。可是我得杀死它。”,P46“后来他又发愁大鱼没吃的了,不过,愁归愁,他要杀它的决心可没松动”,打鱼杀鱼是渔夫很正常的行为,老人为什么会如此纠结?既然如此纠结,不杀鱼不就行了吗?


        2、P39老人说“我不信教”,可后面又说“可我要念十遍我们的天父、再念十遍万福玛利亚”,其他地方他还不断提到“上帝”“耶稣”“保佑”之类的话,而且前面注释也提到说海明威后来还把诺贝尔文学奖纪念章捐送给慈悲圣母院”,我想知道,海明威到底信教还是不信教?如果信教,那他为什么又说不信教;如果说不信教,那为什么有这样反复强化这些呢?


        3、P36最后一段的第一句“他的眼光向海上扫过去,才知道自己现在多么孤单”,这段最后一句“一个人在海上绝没有孤单的时候”,这前后不是很矛盾吗?这里的“孤单”是什么意思?(我趁势追问一个问题,这里的“孤单”能否换成“孤独”,为什么?)


        4、P32老人对那只小鸟说“你多大啦?这是你头一回出远门吗?”,还有后面的“如今鸟儿们这么经不起累,可怎么好呢?”,感觉这几句话像是老者对小孩子说话一样,这里是不是有言外之意呢?


        5、P33“好好歇歇吧,小鸟。歇完就上阵碰运气吧,不管是人,是鸟,是鱼,谁都是这样”,感觉这句话有点奇怪,这里老人究竟是在对小鸟说,还是在对自己说?为什么要用“上阵”这个词,前面我们也发现作者用“打败仗的旗子”比喻那张破船帆,而且写那条金枪鱼像一颗“紧箍箍的子弹”,这里又说“上阵”,感觉老人像是在打一场战斗一样,为什么要这么写呢?还有,为什么说是去“碰运气”,老人不是很自信的嘛?


        6、P34“可惜孩子不在这儿”、P37“要是孩子在这儿”、P40“我跟孩子说我是个特别的老头儿”P50“要是孩子在这儿,他会把那堆绳子泼湿的。是啊,可惜孩子没来。没来!”前面几节内容都多次提到孩子,而这一节依然在反复,作者究竟想表现什么?感觉孩子对老人而言非常重要,为什么书名不叫《老人与孩子》呢?


        7、这一节写了几种鸟,有小鸟,有拦截小鸟的还没有出现的鹰隼,还有前面的军舰鸟、燕鸥等等,我想知道作者只是无意写到的吗,有没有什么特别的用意?


        8、我发现P35到39,作者反复在描写老人对待左手的心态、语言和动作,感觉非常矛盾,一会“厌嫌”,一会又“怨不得手”,一会又祈求“手,忍忍吧”“上帝保佑,让手快别抽筋了吧”,还有后面形容“左手仍然像收缩的鹰爪子一样紧紧蜷着”,最奇怪的是“有三样东西跟我是亲兄弟:这条鱼和我的两只手”。左手和右手究竟有什么不同呢,还要各自独立当一个兄弟,这里有什么别的含义吗?


        9、我还发现这一节反复写那条鱼的颜色是“紫色”的,P38写“头部和背部深紫色”,条纹是“淡紫”的,P41“紫色的胸鳍像翅膀似的”,P44“脊背都是紫的,文道斑点也都是紫的”“两边都显出紫道道”,让我想起前面作者写僧帽水母时也专门写过它们是“紫里泛彩”的。除了这条鱼本身确实是有紫色以外,作者反复写,有没有什么用意呢?紫色代表着什么?


        10、P37为什么要用“一大摞冰激凌”来比喻天空的“积云”?


        11、P38“不过感谢上帝,鱼类没有我们宰鱼的人聪明,尽管他们更高尚更有能耐”,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感觉有点嘲讽,老人讽刺的是谁呢?为什么说鱼更高尚?


        12、P40“念完祷告,他觉得松快多了,其实跟先前一样难受,也学更难受点儿”,这也是一处矛盾,这是什么意思?


        13、P40“可是我要让它看看一个人能做什么事,一个人能吃什么苦!”,作者并没有直接告诉我们,我很想知道具体点儿。而且,这句话到底怎么读,是强调“一个”人,还是强调一个“人”?


        14、P40老人“为什么梦里剩下的主要就是那些狮子呢”,而且全文中多次写到“梦见狮子”,作者想表达什么?


        15、P41“鱼,你要是不累,那你一定很特别”,为什么老人那么在乎鱼是否“特别”?难道要和他自己一样吗?


        16、P41又写到了棒球比赛,而且着重提到球星迪马吉欧的“骨刺”,以及“他的父亲也是个打鱼的”,我想知道老人之所以崇拜迪马吉欧究竟因为什么?


        17、P42插叙老人和黑人扳手腕比赛有什么作用?


        18、P46第一段“不过比这更糟糕的事情我也挺过来了”,这里作者留白,并未明说,我很想知道这位老人或者说海明威究竟都经历了一些什么事情让他写出这样的作品!


        19、P46这一面写老人关于“幸好不必杀死星星”“好在我们不必杀死太阳、月亮、星星”的句子完全读不懂,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20、到这一节,发现作者依然多次强调“鱼之大”,还用了好多褒义词来形容这条鱼,比如“沉着、顽强、沉静、安稳、更高尚更有能耐、雄壮气派、了不起、堂堂正正、很硬气、多沉着、多壮实、多大胆、多有信心”,我在想,作者这么渲染这条鱼的用意何在?难道仅仅只是写这条鱼吗,让我越来越费解?


……


        之所以不厌其烦列举孩子们提出的问题,是因为从这些问题能够看出他们思维的痕迹,也为后面教会他们自己“以文解文”做好准备。是的,这些问题全部要返还到他们那里,想办法让他们自己去探索经典文本的秘密。这正是训练他们“以心契心、以文解文”能力最好的教材和机会!


       也让他们真切感受,只要学会有意识捕捉文本缝隙,积极思考提出问题,他们接近文本内核的机会就大大增加,读出经典真滋味就越来越成为可能。通过阅读,让他们完成从“读不懂”到“读得懂”到“懂得读”的跨越,最终提升语文素养和思维品质,获得审美愉悦便不再是一句空话。


结语

        每一堂课,都是一次探索;每一次回眸,都是一次整理。阅读之路,漫长且紧迫,唯有上下求索,才不负春光照我!

Copyright © 2017 http://goodxj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24小时咨询热线:0717-6050967    备案号:鄂ICP备17020605号-1